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MHA/BG向/多cp】该怎么和自己孩子解释他们是从哪儿来的(1)


作者:菅原孝支气管炎
#30分试卷的脑洞衍生,老套梗
#ooc属于我
#子世代私设
#祝看的愉快,请避雷
写在前面:对对对对不起我词穷了!本来还想写很多很多,但是一瞬间都不知道写什么了!所以……这就当第一弹!可能还有后续!顺便,还是觉得女儿更可爱啊!(躺)
上耳的场合
“爸爸……那个……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吗?”女儿小心翼翼地走到一旁睡眼惺忪的上鸣电气身边,试探性地问。

“诶?什么……?!”上鸣打了一个激灵,倦意都没了,他揉了揉眼睛,随即俯下身去摸摸女儿的头,“怎么想到问这个问题呀?”

“嗯……”女儿故作深沉地思考了几秒钟,大概是没想到原因,“就是很好奇……”

“哇?是吗?”上鸣撇过头,脸不自觉的红了,过了半晌才吞吞吐吐的说,“这个吗……?是……”

——我到底该说什么啊?

“是,是,是妈妈从CD店里买东西送的哦……!”好不容易才搪塞过去后,上鸣电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瞒过她了,这个问题也太难回答了吧!

“哇原来是真的!”女儿很激动,惊叫了一声,“昨天遇到切岛哥哥,他说他是他妈妈买化妆品送的,原来我们都是买东西送的呀!”说着,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遍笑着一边蹦蹦跳跳地跑向在一旁听音乐的耳郎响香:“妈妈妈妈!我明白了!”

“喂喂喂……!”上鸣有点哭笑不得,刚想阻止她,却听见母女俩的对话:

“啊,怎么了?”

“你是在哪个CD店里买东西的!”

“啥?”

“因为爸爸说,我是妈妈买东西送的耶!我想在去妈妈买东西送我的店里买一张CD,因为我还想要一个妹妹……”

“什么啊这你都信?”耳郎差一点把刚喝的水喷出来,刚想吐槽,门口传来上鸣的声音:“耳郎耳郎,我也还想要一个女……”

“你们两个是不是傻啊!”
轰百的场合
听到这个问题以后,轰焦冻的第一个反应不是吃惊,而是在想怎么和自己女儿解释,具体的说,是怎么好好和她解释又不至于产生歧义,但是他过长的反射弧告诉在一旁眨着真诚小眼睛的女儿不耐烦了。

“算了吧,爸爸我去问别人。”

望着她远去的身影,轰的内心感慨万千。

——终于到问这个问题的年纪了啊,不过,百会怎么回答她呢?像我一样不知所措吗?

他叹了一口气。

大约是十分钟后,女儿的身影突然从书房里钻出来,第一个走向的不是他确是百,让他有点意外。

——没有去问她吗?刚刚去哪里了?

“妈妈,我知道了哦。”女儿仰起头,眼神里闪烁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诶?有什么事吗?”

“嗯。”她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了。”

——原来是去查电脑了吗?他的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百还是一副平常的笑容,“那你说说呢?”

“我们都是从猿猴进化来的哦!”女儿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领着她走进书房,指着电脑上的几个大字欣喜的说,“因为我在电脑上问的问题就是这个啊。”

“诶是吗?让我看看?”

然后百一看,噗嗤一声笑出来——

“人类的起源是什么?”

“对不对啊妈妈?”

“这个……”

——其实不是这样啦!
胜茶的场合
“爸爸爸爸,我到底是从哪里来哒——”又是一个普通不过的傍晚,在厨房里油锅作响与炒菜声准备完毕后,女儿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客厅。

“哈?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啊——”虽然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但此时此刻,爆豪胜己脑子里像放弹幕似的,满屏的都是一句话:靠,问什么不好偏偏问这个!你这样老子怎么回答啊!但他抑制住自己的紧张,不耐烦的说:“问你妈,我没空!”

“啊!为什么啊!”传来女儿扫兴的声音。

“没空就是没空!”

“呜呜呜好讨厌呀!”女儿不满的撅了撅嘴,径直地走向一旁的丽日,并用一种嫌弃的眼神撇了撇爆豪,让他产生一种失宠的感觉。

——可是你说让老子怎么回答!他在心里暗暗大吼。

“诶?怎么啦?”丽日蹲下身子,笑了笑。

女儿深吸一口气,好奇的喊:“妈妈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耶!”

“咦,怎么会想问这个问题呀?”她故作正经地皱了皱眉,像老师上课一般和她解释,“你呀,当然是妈妈亲生的啦!”

“诶诶什么?不,不是吗?”女儿突然表现地很吃惊。

“那是当然——”

“可,可是……”女儿拼命摇头,“昨天轰姐姐告诉我,她,她说……”

“靠,怎么又是阴阳眼家的孩子烦不烦啊!”爆豪禁不住吐槽了一句,但立马闭上了嘴。

“轰叔叔才不是什么阴阳眼——嘿嘿,那个,轰姐姐说我们都是从猿猴进化过来的哟!亲生不亲生是什么啊!”

“啊?”一旁的夫妻俩都瞪大了眼睛。

——该怎么解释啊!

物拳的场合
“爸爸你知道吗?我们都是买回来的哦!对不对呀!”女儿一会到家,挣脱了拳藤的手,一下子扑向坐在沙发上的物间。

“哈……什么?”物间有点疑惑地放下手中的报纸。

“我去问上鸣妹妹了,她说她是她妈妈从CD店里买东西送的哦!那我呢我呢!”

“嗯……?又是A班的那家伙吗……?”物间把报纸盖在脸上,假装一本正经的思考问题,其实心里十分复杂。幸好有报纸遮掩,不然脸红的样子被看见就尴尬了。终于,他沉默好久才说话:“嗯……是的哦……你是我们从百货商场……”

“哇塞!”女儿迫不及待的打断了他的话,“太好了!比上鸣妹妹值钱耶!好开心!”

“哈?”物间一脸懵逼。

“妈妈快来快来!”女儿异常兴奋地在客厅转圈圈,“我比上鸣妹妹值钱耶!”

“啊,什么?”拳藤走了过来,好不容易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以及事情的来龙去脉,脸随即黑了:“啊,物——间……”

“喂!我错了啦拳藤!”物间从沙发上跳起来,一脸慌张,“那个,我只是……”

“够了啦,真是的,跟她讲清楚不行吗?”她佯装生气,一拳敲在他身上。

“啊啊啊啊住手!”物间摆出一副痛苦又扭曲的笑,用手轻轻一迎,然后扭头看向女儿,“对不起哦,刚刚那个,爸爸在骗你啦!是……”结果说不出话来了。

“诶!那是什么!”

“你是从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啦!”拳藤结果他的话。

“喂,真要跟她讲吗?”物间十分惊慌。

“不然呢?这样,越早知道越好啊。”她语重心长地顿了顿,又对女儿说,“不要听爸爸说的,这才是真的哦!”

“哇真的吗!谢谢妈妈!”女儿一脸惊奇,然后咧开嘴笑了。

两个人如释重负。

——啊,终于结束了。

“可是妈妈……?”

“又怎么啦?”

“如果是真的话——”女儿眨了眨眼睛,“那我又是怎么到妈妈肚子里去的呢?”

“诶诶诶!”

客厅里回荡着两个人无奈的声音。

——啊,完败。

评论(17)
热度(197)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