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MHA/bg向/多cp】嘿!爸爸妈妈,你们到底爱不爱对方?

#子世代私设,注意避雷

#ooc,很短,小学生文笔

#对话流,没有营养的故事



胜茶的场合

“靠,这种话老子怎么说的出来嘛!”

爆豪胜己甩开眼镜,把手中报纸一个劲搓成球,不由分说丢进垃圾桶。女儿瞪着大大的眼睛,不慌不忙把地上的报纸捡起,一脸坏笑道:“别误会啦,爸爸,我只是想听听你的妈妈的故事——”

“小孩子懂这么多干什么!”

做父亲的不耐烦,只不过在女儿面前一切举动都变为无所谓的哼哼——好啦,油腻的中年不应该在吵闹中度过,知足啦,三十几岁已婚,家庭收入稳定,有一个可爱的女儿,除了家里时而小吵小闹还真没什么。

不过,对于他这么一个脾气暴躁的大老男人,要说出“爱”这么个东西简直比制作永动机还难。小孩子就是烦,烦烦烦,爆豪胜己在心里絮絮叨叨:问问题不回答是烦,回答错误也要烦,回答正确还要烦。

——总而言之,三十六岁的爆豪胜己面对八岁的小爆豪心里很乱。

女儿发挥了小孩子都有的刨根问底精神,扯住爸爸衣角团团转,咧开嘴嘿嘿直笑,笑得有点傻,让爆豪自己怀疑是不是去上鸣叔叔家结果被同化了,最后无可奈何:“靠,问那个大饼脸——问你妈去别来烦我……”

“可是我听我们班的同学说,爸爸必须要爱妈妈才能结婚!对不对啊!”

女儿进一步问道,结果扑了个空,满不服气冲向丽日所在之处——房间。刚放假的丽日御茶子颇有闲心,唱唱流行的小情歌,扑扑粉底,补补洗面奶,最后又做一个面膜,用爆豪胜己的话来说,就是小日子过得很滋润。

“怎么啦小宝贝——”丽日放下化妆品,一脸轻松。

“妈妈,你说,爸爸到底爱不爱你呀!”

“啊?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丽日自己也懵了,正当这时,爆豪胜己猛地拉开房门——屋子里一片狼藉,化妆水堆积到处都是,衣服东一件西一件,枕头乱七八糟——

“你们两个快给老子收拾干净!”

爆豪倚着门框,俨然一副长官似的口吻,然而,生气归生气,他既没有冲上前把化妆品都扔了,也没有继续念经一般骂个不停。最后倒是丽日开怀大笑,女儿不明所以,跟着一起前仰后合,最后,小女孩灵光一现,恍然大悟——

“原来爸爸是爱妈妈的,我明白啦!”

“明白什么啊!”

爆豪胜己刚想反驳,女儿进一步洋洋自得解释道:“因为妈妈把家里弄的那么乱,爸爸还没有特别特别生气,所以——爸爸是爱妈妈的!对吧!”

“那当然啦!”丽日顺水推舟,不等对方回答便在一旁耐心解释,“对呀对呀,知道了吗?真正的爱情表现形式有很多种,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无论是怎样的一言一行,都透露对他们的爱——就像是妈妈爱你的方式和妈妈爱爸爸的方式,明白了吗?”

“哦哦懂啦!——意思就是说,爸爸虽然有的时候脾气很暴躁,有的时候喜欢随意发火,但是他是一直一直爱妈妈的哦!”

“真聪明!”丽日摸摸女儿的脑袋,“虽然爸爸没有给妈妈送过金项链这样的很贵很贵的礼物,但是爸爸知道妈妈喜欢时装杂志上一个款式的衣服。嘴上说着不懂女人的审美,但还是帮妈妈买到了同款,这就是爱哦——”

“你们俩今天……”话音未落,丽日一个熊抱扑上前,踮起脚尖,偷偷在男人通红的双颊上留下蜻蜓点水一吻,趁他不注意,双手环绕紧他的脖颈,只莞尔道:“欢迎回来!小、胜、己!——”

“欢迎回来!爸、爸——”女儿在一旁学着他的口吻。

“好了!你们俩有完没完,快点把这里打扫干净!”刀子嘴豆腐心,话归说,爆豪胜己还是在一旁默默做起后勤,心里不由感慨:真是拗不过女人。

常梅雨的场合

“你不能问你爸爸吗?”

黑影无可奈何——他不知被好奇的小男孩问过几次这样的问题了。

“……他不告诉我。”

“那你妈妈呢——那……梅雨呢?”

“她说去问爸爸。”

“你觉得她爱爸爸吗?”

“爱,当然爱——我只是想听听爸爸怎么说啊。”

儿子看着黑影和身后一脸严肃的常暗踏阴,不知道怎么把话题接下去。

——……的确有点强人所难啊。黑影的眉头都快拧到一起了,不过家有好奇小孩,怎么掩饰也瞒不过,得找一个合适的回答糊弄过去,怎么说呢?黑影犯了难。然后,在黑影还没想到怎么瞒天过海,常暗早就脱口而出,和以往大相径庭:

“当然……爱啊。”

“诶诶诶?!”

黑影和小常暗面面相觑。常暗踏阴摸摸颤抖的嘴,撇过头去,最后平复情绪,一本正经注视着小男孩,小声说:“……因为我希望你做一个勇于表达自己想法的男子汉,所以……在你面前,我不能撒谎啊。”

轰百的场合

“诶,为什么要问这个?”

轰焦冻和八百万百看着端起一张小凳子靠到他们身边的女儿,另一只手还拽着大儿子的衣襟,两个小家伙目光炯炯有神。大哥哥拉住小妹妹的袖子防止她摔倒,自己站在一旁,如同公主殿下身边的亲卫骑士。

忍俊不禁的自然是做父母的两位。

“长大了啊。”轰焦冻悄悄撇过头去,两人心照不宣一笑,做父亲的轻轻对做母亲的软语道,“百,能和你,和我们的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真的很幸福啊。”

回应的是重返少女般青涩笑意,闭上双目,浮现出雄英高校之景,追忆源源而来。

“爸,妈……我一直很好奇,你们在雄英就认识了吗?”

年满十二岁的大儿子捧起好奇的脑袋,歪着头眨眼睛,一旁仅六岁的小女儿连连点头,应声附和道:“嗯嗯,爸爸和妈妈最喜欢了哦!——”

“太早了啦!”大哥哥的眼神中有些嫌弃,嘟着嘴戳戳小妹妹脸颊柔软的婴儿肥,“爱这种东西,明明很复杂诶——”

“才——不是呢!”小妹妹双手叉腰,气鼓鼓反驳道,“我们的老师告诉我,爱,就是爸爸对妈妈的一举一动,难道不对吗?”

“那你知道爸爸妈妈有多爱对方吗——”大哥哥将双手聚拢放在嘴前,做一个呐喊的动作,“有这么这么爱哦!”

“哥哥,这么说的话,好像没有人会理解嘛!——”小妹妹很不服气,一边摇头一边跺脚,干脆跑到一旁看戏的轰焦冻身边,拼命摇爸爸的衣摆,撒娇道,“所以啦,爸爸,告诉我嘛!你到底有多爱妈妈!”

轰焦冻哭笑不得,摸摸小女儿的头,柔声细语安慰道:“那,你觉得爱是什么呢?”

“我知道——”大儿子举起手,一脸得意的微笑,手舞足蹈比划着,“爱就是——妈妈每天早上起来时给爸爸泡一杯咖啡,先要尝尝味道适不适合爸爸的口味!”

“真的吗,百……”轰焦冻扭过头去,结果话音未落,小女儿便抢答道,“啊啊!我明白啦!爱就是——妈妈傍晚下班回来后,爸爸总要把拖鞋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夏天和冬天时,如果先回来,爸爸会提前开好空调和地热!”

“真的吗,轰……”这下轮到八百万百开口了,毋庸置疑,话才说了一半,大儿子又接过话茬,兴奋地昂起小脸蛋:“还有呢!爱就是——爱就是——哦!爱就是妈妈给爸爸做的便当,每天都盛了满满一碗,妈妈还用自己的个性,制作了保温饭盒——这样爸爸的饭菜就不会冷掉了!”

“我来!爱就是——嗯……爱就是——”小女儿毕竟年龄较小,辞藻堆砌显然没有哥哥那么轻车熟路,一屁股趴在地上,不服气地哼哼,索性扑倒妈妈怀中打了几个滚,猫一般蹭蹭妈妈脖颈:“妈妈——妈妈——你说,我和哥哥谁对呀!”

八百万百把一脸不情愿的小女儿高高举起,一边忍笑一边拍拍她的肩膀,怜爱道:“你呀,又和哥哥打了什么赌,整天爱来爱去的,你确定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吗?”

女儿一声不吭,又是哭又是笑,咬咬小手指,冥思苦想:“……嗯,就像……爸爸爱妈妈就像爸爸爱我一样?”

“这样啊!”大儿子若有所悟,一拍脑袋道,“啊!那么说妈妈爱爸爸就像妈妈爱我一样!”

“对啦!”八百万百一手揽一个小家伙,语重心长道,“无论是爸爸爱妈妈,还是妈妈爱爸爸,我们都付出了同样多的爱——”说着,八百万百将大儿子的右手和小女儿的左手搭在一起:“真正的爱情,不是一个人爱另一个人很深很深,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总是只知道奉献自己的爱,但是一点也不求回报。它应该是一个人付出,同样能得到平等的爱,既有奉献也有回报,这,才是真正的爱——明白了吗?”

“诶?就是这个意思吗?”两个小孩子稚气未脱,只好面面相觑,惹得八百万百笑弯了腰。轰焦冻默默注视一切,满足的微笑定格在平淡无奇的一秒,最后,趁三人未反应过来,信步上前,撑开双臂,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拥进怀中,嘴角浮起骑士一般的宣誓——

“对啊,爸爸和妈妈一样,会一直、一直爱你们,所以爸爸也会像爱你们一样,一直、一直爱妈妈——”

上耳的场合

“爱他?那个傻子——咳咳,能和他结婚都是不可思议了,婚姻不过如此,有什么爱不爱的……去去去,你还小,大了以后和你讲……”

耳郎响香将耳机又塞回去,一边哼哼马丁•盖瑞斯的经典电音,一边赶鸡似的把好奇的女儿轰离厨房——抽油烟机和煤气灶同时运作,刀砧板叮叮当当,刺耳的奏乐声让小女孩不由自主皱起眉头:“妈妈,你可真没情趣……”

耳郎望着远去的女儿,嘴里小声嘀咕:“小小年纪,就已经会用‘情趣’这个词了吗……”

“爸爸——爸爸——你快来呀!——”

“来啦来啦!——哎哟我的宝贝小甜心,又怎么啦,还对爸爸指手画脚大呼小叫——学校老师又布置什么作业了吗——”

上鸣电气哼哼小曲,跌跌撞撞从客厅绕过几个圈,结果反而被宝贝女儿嫌弃一通:“爸爸,你下次不可以走慢一点嘛……家里的地板都快被你踩坏了。”

“所以说有什么事吗,难道——”

“没有啦!我就是很好奇,爸爸对妈妈那么好,可妈妈总是说,爸爸是个傻子,意思是不是妈妈不爱爸爸啊?”女儿胡思乱想,撑着头傻笑,那眼神,那表情,简直一个上鸣第二。做爹的看着自家闺女笑得如此奔放,都开始为她的未来考虑:成,再怎么单身也不要找一个像他一样的男朋友,傻是会遗传的啊!

上鸣不知道为何自己在一旁愣着考虑这么幼稚的后果,当务之急是回答女儿抛下来的问题,反而自我纠结住:怎么回答呢人家还那么小她才七岁幼儿园还有一年才毕业呢说得太直白会不会让她早熟会不会——

“爸爸!你想好了没有呀——根本就是不会回答嘛,算了,我要找妈妈啦!”女儿等得不耐烦,一抬头,耳郎响香端着大鱼大肉,系上围裙不紧不慢走进餐厅,就仿佛遇见救星,一个箭步,又是端菜又是擦桌,“妈妈……你告诉我嘛,明明你这么爱爸爸,为什么总是说他傻子呢……”

“行了,别捣乱——谁说他傻子呢。”

“不是你吗!妈妈,你,你刚刚还说,婚姻什么什么,爱情什么什么,就不能跟我解释一下吗……”女儿有些不满。

“哦,哦,那啥。”耳郎如梦初醒,随即将手中盘子一放,“又怎么了?学校老师还布置了这样一个作业?”

“不是啦,我就是很好奇——爸爸普普通通,妈妈普普通通,怎么会走到一起。”女儿索性说出了真实想法,空气凝固几秒,母亲父亲愣在原地,末了,只一声:“呃……”

的确,好久没有讨论关于这方面的问题了。记得刚确认关系时,耳郎天天遮遮掩掩,一会说“那个傻子不是我男朋友”,又时不时盯紧手机屏幕,等待所谓的傻子给她回消息。

后来两人结了婚,都在事务所工作,日子平平淡淡,正如那个平平淡淡的婚礼一样。当时他们俩都不富裕,挤在一间小小的出租屋里,盘算这个月的工资可以买什么。耳郎不是个纯粹的物质女人,却为了天天的清汤寡水叹息。上鸣妄想买一沓彩票可以中奖,结果每次的运气只够上谢谢惠顾。

再后来,随着孩子的降临,两人天天围着刚出生的女儿团团转。女儿的体质不是很好,长着和妈妈一样的耳垂,但是有着爸爸一样的本领。孩子不会控制个性,耳机孔漏电是家常便饭,电坏家里几床被子。为了治疗,夫妻俩跑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终于摆脱疾病之苦。

现在还是一样,普通的平房,千篇一律的日常,从“再见”到“我回来了”,一切,一切景象与电视上演的千差万别。细细回味,两人不禁感慨万千。

“……我的确会说你爸是傻子。”耳郎总算承认,“不过你也要知道,你爸为了我,也为了你,为了这个家,付出的不止一点点。”

“这种时候居然在夸奖我啊,小响香,真没想到——”受到表扬的上鸣受宠若惊,慌忙后退几步,看了几眼女儿,“好啦,虽然你妈是这么说……”

“虽然我们的生活可能不如意,可能没有别人优秀,”耳郎响香顿了顿,继续说,“但是,但是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们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这样过下去就行了——”

“那妈妈,你到底爱不爱爸爸?”女儿质问道。

“啊……”耳郎轻咳几声,在丈夫和女儿的期待中,一言不发,最后,还是若有所思点点头,一字一顿道,“爱,当然爱。”

女儿一脸疑惑,刚想开口,耳郎直起身,解下围裙,用浸满油烟的手敲击桌面:“这么说吧,你爸虽然不像轰叔叔那么有钱,但是他很善良,很诚实,很幽默,会变花样逗我开心,足够了。”

“这就是婚姻?”女儿自动无视上鸣电气有些飘飘然的目光。

“对啊,我又不要向你的百阿姨学习,加一个这么好的人——你的百阿姨太优秀了,做人,要讲究门当户对,管那么多物质层面干什么——你以后也是,找男朋友只要对的上眼就行,别管他有没有钱。”

“这么简单?”女儿不禁惊叫。

接着,上鸣电气和耳郎响香异口同声——

“对,就这么简单。”

END

评论(15)
热度(151)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