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MHA/bg向/多cp】当你降临这个世界

#子世代私设,注意避雷


#ooc有,很短,小学生文笔


轰百的场合


“爸爸,我是不是要做哥哥了?”


六岁的大儿子好奇的小脸蛋紧紧贴在病房大门,试图用脑袋撞开,无济于事,便扭过头露出期待的眼神。


轰焦冻爱怜地注视那双激动的眸子,唇边泛起浅浅笑意,凑上前蹲下身,轻轻抬起小男孩肉嘟嘟的双颊,耐心解释:


“对,是一个小妹妹。”


“那……我们能进去看妈妈和妹妹吗?”


“当然可以,但是注意小声一点。妈妈很累,妹妹也很累,她们需要休息——隔壁床的阿姨也生了一个小宝宝,如果你高声讲话,她也会很难受。”


“啊,爸爸,我知道了,不能因为自己很开心,就不管别人的感受!”


“对。好了,一起走吧,推门记得动作要轻。”


轰焦冻比划一个安静的手势,大儿子心领神会,屏息凝神,踮起脚尖将门一点一点推开,直到露出一条小小的缝——


八百万百平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披下及肩黑发,缕缕阳光浸润在唇边酒窝上,如同画中走出的古典美人。狭小的空间,恰到好处的温暖,一切如此庄严而肃穆。轰焦冻撞上那宁静如一汪深潭的目光,如同窒息在海洋中:今天的她与往日不同。


病床边趴着一个小小的生灵,细长的睫毛在微风中颤动,小巧的朱唇饱满丰腴,柔软的手掌时而四处挥舞,时而环抱在妈妈手臂上,伴随嘴边的呓语:轰焦冻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融化了。


私人医院,并没有市中心人潮涌动,因此及时消息传出,也不会有成片的狗仔队和记者团围观。当大儿子出生时,因为没有做好准备,病房门口被粉丝堵到水泄不通。轰焦冻庆幸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百。”


他抚摸着裹在小女儿全身毛绒绒的淡粉红睡衣,满足而郑重:“辛苦了。”


“是个女孩子呢,轰。”


再一次成为人母,八百万百虽然身心疲惫,但凝望着身旁的轰焦冻,便只觉一切都已足够。


小女儿很配合地把挥舞的双手紧紧抓在爸爸衣袖,嘴唇一开一合,小脑袋在衣领口蹭来蹭去。轰焦冻一愣,八百万百禁不住打趣:“你看,轰,她在叫你。”


“很……可爱呢……不过这么小,应该还不会叫我吧。”


轰焦冻慌了神,手忙脚乱把女儿捧在胸前,如同抱一件贵重的珍宝,生怕动作稍稍加重,怀中的小生命嚎啕大哭。


“对,对不起。”


条件反射地,他连连道歉,引得妻子一边忍笑一边安慰:“没关系啊,你看,她很喜欢你。”


大儿子好奇地抓住轰焦冻的手臂,试图爬上去一探究竟,轰索性坐上病床,手臂环成一个圈,小女儿便稳稳落在双膝。大儿子脖子伸得很长很长,一刻不眨眼的凝视着,发现小妹妹转过身子,将微眯的双眼正对着他——


“啊,爸爸你看,妹妹朝我笑了!”


“好了,小声一点哦,妹妹要睡觉。”


轰焦冻轻轻拍打小男孩的后背。


大儿子撅起小嘴,飞奔到八百万百身边:“妈妈,我出生的时候,也像妹妹一样那么小吗?”


“对呀,那时你可吵闹了,隔三差五就会大哭,我和你爸爸折腾了好久。”


“啊……那现在呢?”


百勾勾小男孩的鼻子,顿了顿继续说:


“不过呀,你现在长大了,也越来越像爸爸了,你一直都是妈妈的骄傲。”


“诶,真的吗!”


大儿子的双眸迸发出光芒,随即嗫嚅着嘴唇,将手攥成拳,郑重其事点点头:“嗯,妈妈……那从今天开始,我要做一个能够保护妹妹的男子汉!”


望着小男孩一本正经的动作,百不由赞许有加,正想伸出手去抚摸儿子的小脑袋,轰焦冻抱着女儿,侧过身凑近她的耳畔,然后,庄严宣誓:


“百,从今以后,我会好好保护你,还有这个家。”


上耳的场合


“男孩还是女孩!”


没有回应。


“小响香怎么样了!”


没有回应。


“喂喂你们能不能回答我一下啊!”


没有回应。


上鸣电气捶打着产房紧闭的大门,心却早已和正在分娩的耳郎响香比翼双飞,人生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妻子孩子在病房里,自己却不能进去看。


因为胎儿体型较大,顺产不是很方便,他一心软,闭着眼睛填了一个手术登记。结果现在,上鸣电气真的是后悔莫及,没有向医生询问手术时间,都快一个小时了还不见人出来。


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他觉得过路人第一眼准能把自己误认成被抛弃的痴情DJ。没办法,一到紧急时刻,智商就掉线,这真的不是轻而易举就能改变的事。上鸣电气疯狂捶打大门——


“喂喂,好了没有啊你们快……”


“家属请到旁边等候,注意不要过于喧闹,我们的产妇需要……”


“男孩还是女孩!”


上鸣电气抢先一步接过话茬,然后与护士嫌弃的眼神不期而遇。


“家属请不要……”


“只要告诉我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行了不要吵……”


“真的是女孩?真的是女孩!”


“怎么了,回答一下就行了,能不能安静一点啊你……”


“我做爸爸啦!我做爸爸啦!我终于有女儿啦!——”


下一秒,整个医院上空都能飘荡上鸣电气欣喜若狂的呐喊,还有护士把手舞足蹈的他强行拽离的蹭地声。


上鸣电气与妻子女儿重逢是二十四个小时后的事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再好不过,以至于房门刚打开,上鸣以八百米冲刺速度奔向心爱之人,然后被泼一盆冷水:


“傻子别吵,她在睡觉。”


耳机孔塞进各种流行电音,耳郎响香躺在病床上,耳垂随音乐的节拍摇摆。刚出生的女儿正好趴在身边的摇篮,翻来覆去,似乎在说梦话。


“不要这么冷淡啊……小响香,那个真的是我的女儿吗?”


也许是再确认,还没等到答复,上鸣电气抢先一步将襁褓里的小婴儿举到空中细细端详:肥嘟嘟的脸蛋,泛着苹果色的双颊,还有眯成一条缝的双目。两侧的耳垂又细又长,和她母亲那双一模一样,但是五官分明和他相似——


“小响香,我太爱你了!”


病房里回荡着身为人父的上鸣电气喜极而泣的告白,抱着小小的生命,他不禁得瑟的踱起小碎步,仿佛要把这件精美绝伦的宝物展现给全世界。被托举起的小宝贝在阳光的照射下,脸颊反射出淡淡婴儿肥,安稳到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吵闹声。


“好了,放下。傻子是会遗传的。”


没有反应。


上鸣电气仍然自娱自乐欣赏着属于他的艺术品,一种不言而喻的责任感油然而生。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期待,那颗小小的种子会冲破泥土,生长缕缕的嫩芽,然后开花结果呢?可能当意识到,这个生命即将存在时,就已经做好成为父亲的准备吧。


于是,他将怀中的小婴儿抱得更紧,依偎在她身旁:


“今天以前,你的妈妈是我的大情人,今天以后,你就是我的小情人,爸爸会永远爱你们哦。”


过了一会儿,他又喃喃自语,尽管襁褓中的小女孩仍然酣睡:


“好啦好啦,小情人,以后就叫你小响响,小、响、响……”


“哦哦——我们的小响响最可爱,最乖了对不对?爸爸是英雄,爸爸会好好保护你哦……”


“你的妈妈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我们的小响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子,你们都是我的大宝贝……大、宝、贝……”


“拜托了傻子,又自言自语什么。”


耳郎响香注视着不远处那个乐此不疲的背影,然后,双颊莫名一片绯红。


好像又回到初恋的感觉呢。


切芦的场合


“唔……原来是男孩啊……”


切岛锐儿郎的眉头微微下垂,迅速上升的血液全部挤满大脑,接着是心脏,“砰砰”、“砰砰”。胸口有些疼痛,千言万语就快溢出口腔。


是男孩的话,就要有责任,把他教育成一位男子汉了吧。切岛紧紧咬住下嘴唇。


“怎么了,不喜欢吗?”


婚后的芦户(准确来说是切岛)三奈留起及肩长发,粉红的瀑布,俨然成为知性母亲。这样温柔稳重的形象还是第一次见,还有嘴边的笑容,时隐时现。这是她吗?他凝视着,不觉乱了手脚,脸颊边的火烧云还未褪尽。


真想再一次见到啊。


“诶,当然喜欢啊……!”


微微一怔,切岛锐儿郎不假思索地点点头,继而蠕动嘴唇:“和你有点像呢……脸型也是……啊对了,没事吧?”


“哈哈哈,不用这么紧张啦,小伤而已,现在不是恢复了嘛。”


芦户故作轻松道,一面安慰着,侧过身端详着切岛怀中的小男孩:月牙般浅浅的双眉,密密的眼睫毛,不知道会不会和他父亲一样有一双耐看的双瞳。沉思一会,她自顾自傻笑。


“那你要注意点。”


他关切道。


“喂,你当爸爸了呢。”


一副不以为然的玩笑话。


“是啊,过得真快。”


两个人相顾无言,末了感慨一句。国中时候还是陌生而熟悉的人吧,在雄英高校也是,明明离得这么近,关系却异常慢热。直到大学两人偶遇,不,准确来说是久别重逢,他才意识到女孩的存在。


原本以为她的微笑只是逞强,他在一天天的相处中,发现所谓的开朗都是为了自己而坚强。他何尝不是如此?于是,两颗心在黑夜中,选择紧紧抱住彼此。


然后,也有了这个家,也有了他。


所以说,今后要好好珍惜啊。切岛锐儿郎在心中暗暗发誓。


胜茶的场合


“你这个懒女人,大饼脸,离产后才过了几天就嚷嚷吃冰淇淋啊!——”


爆豪胜己一手紧捏易拉罐,一手扶额,尽量掩饰扭成一团的夸张表情。病床边的妻子丽日御茶子“嘿嘿”一笑,伴随无所谓地耸肩,还是不依不饶地撒娇:“小胜胜,孩子他爸,人家就是想吃嘛……”


“靠!不知道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啊!给老子好好管住自己不要成天想东想西的!你都当妈了,别这样跟个小女生似的,恶不恶心啊!”


“可是,可是人家为了我们的小公主,都十个月都没有碰甜品了,就是馋嘛,可不可以体谅一下啊小胜胜——”


“好了不要烦了臭女人!不管说什么老子都不会让你——”


“呜呜哇!呜呜呜……”


嘹亮尖细的嚎哭声充斥整个病房,爆豪胜己和丽日御茶子慌忙分辨噪音的来源,气氛一片尴尬。然后,在孩子他妈的臂弯中,找到了肇事者:没错,就是自家闺女。


爆豪胜己冲上去的火焰立马压制下去,糟糕,一头雾水。这副窘态被妻子御茶子抓个正着,那得意的姿态,他真是无奈到几点。


“你看看,小胜胜,咱家小公主都被你吓哭了,这脾气怎么就不该改改呀?”


丽日御茶子抓住把柄借题发挥,对方很明显下不来台,一败下阵就硬撑出不服输的神情,结果女儿的哭声愈来愈大。


爆豪胜己眉头一皱,知道事情不对,还是心疼那个小宝贝,一把抢过抱在怀里(虽然表情极不情愿)。好了,结局你也知道,女儿不哭不闹,安睡在他的怀中。爆豪干脆一撒手,她又哭得梨花带雨,仿佛故意和这位奶爸作对。


“靠,你能不能安分一点啊不要像你妈!”


真是心急如焚,爆豪胜己怀疑自己没转发锦鲤走了霉运。哭声“野火烧不尽”,好吧,这次真的烧不尽了,御茶子在一旁捂住肚子拼命忍笑,脸都憋红了:


“哈哈哈……小胜胜,你看她多么喜欢你……”


“不要叫老子小胜胜,都多大年纪了三岁小孩吗!”


“哎呀,好了,安静一点嘛……”


“明明是你一直在吵啊老女人!”


“拜托了嘛,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小公主就要哭个不停了……”


“那你不能劝劝吗!”


“可是,可是她喜欢你呀!”


“老子才不干这件事!”


嘴上这么拒绝着,爆豪胜己在心里说了几声“真香”,还是老实地把小女孩轻轻抱进怀中,毋庸置疑,哭声渐渐平息。以为万事大吉,爆豪胜己刚下放下,发现小女孩早就酣然入梦。


“你看,小胜胜,这样不是行了嘛……”


“不要叫老子小胜胜听见了没有!”


“小胜胜,出院以后记得买冰淇淋哦……”


“行了买就是了别叫我小胜胜!喂,回我话啊干嘛摆出一副恶臭的表情!”


“呼呼……”


“你!……”


好吧,身旁的女人撇过头去睡着了。


注视着自家女儿和妈妈一模一样的大脸,还有腌萝卜干形状的(他自己给了一个比喻)粗眉毛,爆豪胜己感慨万千:


哦,女人真是个烦人的生物。


不过,也是个可爱的生物,至少在他心里,那两个女人是最可爱的。


END


评论(9)
热度(68)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