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MHA/bg向/多cp】dad OR mum

#子世代私设,注意避雷


#很短,ooc


#请不要在吃饭喝水时观看


#这是一个关于自家孩子是先学会叫爸爸还是妈妈的问题,送给小可爱 @空语葬⚡🎧


胜茶的场合


“……叫爸爸!”


爆豪胜己脸涨得通红,攥紧拳头,不依不饶的气势。


“……”


女儿摆弄地上零散的芭比娃娃,一言不发。


“会不会叫爸爸?啊?”


爆豪虽然觉得这句话有点过,但一说出口,就索性横着心。


“……”


女儿不理不睬,面对父亲的威逼利诱纹丝不动,似乎那个芭比娃娃才是自己的亲人。


“……快叫爸爸!”


六亲不认?爆豪胜己有些绝望。


“……”


几个月大的女儿似乎故意和新手爸爸爆豪胜己作对,两人在沉默中大眼瞪小眼,当爹的摆出一副“我可是你爸你给老子安分点”的表情,当娃的回敬一副“我就是不叫你你能把我怎样”的眼神。针锋相对许久,终于,爆豪按捺不住:行,不叫就不叫,我就当没你这个女儿。


其实一开始爆豪胜己本来是拒绝的,单是爸爸两字说出口就不是他的风格。最后,他干脆捏捏小女孩肉嘟嘟的脸,感叹一句:怎么长得和我一点都不像?


几秒钟后爆豪反悔了,因为丽日御茶子哼着小曲从自己身旁走过,一副悠哉的表情。


“你倒好,这孩子……”


欲言又止的爆豪胜己不知道怎么回敬,面对女人,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都不由木讷。前几个星期两人还打赌,女儿到底先叫爸爸还是先叫妈妈,结果现在小丫头一句话都懒得开口。


“小、胜、己——”


“不要烦!”


“让我来看看嘛——”


行,你行你上。爆豪胜己冷哼一声,没好意思开口,用一张报纸挡住发烧的脸颊:这是什么羞耻的一天?


没想到丽日一走近,小女孩便扔下手中的芭比娃娃,径直扑到妈妈怀中,一边猫一样蹭蹭一边含糊不清道:


“ma……妈……”


“?”


夫妻俩双双愣在原地:刚刚的声音……来自自家女儿?


然后,一声清楚的呼唤让爆豪胜己彻底明白,什么叫真正的被嫌弃——


“妈……妈……”


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啊!


爆豪胜己觉得人间不值得。


常梅雨的场合


“来,小宝贝,叫爸爸哦——”


蛙吹梅雨俯下身,微笑着抚摸儿子的小脸蛋。小男孩好奇的注视妈妈温柔的目光,发出一声长长的“嗯”。


“来,一起学着叫爸爸——三,二,一,爸、爸——”


“ba……ba……”


“爸、爸——”


“ba……ba……爸……爸?”


儿子仰起好奇的小脸蛋,嘴唇一张一合,有模有样模仿着。


“嗯对,就是这样哦……来,再来一次——爸、爸——”


“……ba……爸……爸……”


母子俩不亦乐乎,躲在阴影庇护下的常暗踏阴长长舒一口气,看着贤惠的妻子已经承担了他所要付出的责任,心中甚感欣慰。


几天后,小男孩一看到蛙吹梅雨的身影,立刻追着跑着,一边扯住母亲的衣角,一边含糊不清念叨:“爸爸……爸爸……”


“小宝贝,我不是爸爸啦……”


蛙吹梅雨刮刮小男孩的鼻子,结果,儿子似乎认定了她才冠得上“爸爸”的称号,扯着她的衣角追了一路,一边跑一边喊:“爸爸……爸爸……”


常暗踏阴心情十分复杂。


上耳的场合


“得了傻子,我就说傻果然还是遗传的。”


耳郎响香一脸无奈望着面面相觑的上鸣电气父女俩:“也许还没有到学会说话的时间,要不再等等吧……”


上鸣电气将小女孩紧紧搂在怀中,宠爱与幸福都快从眼角溢出来:


“不嘛,我一定能教小响响说话的!”


“真有你的,可不要把人家教傻了。”


耳郎戳戳上鸣的肩膀,忍俊不禁,丈夫那一本正经的目光中满是期待,但她总隐隐约约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一家人还真不省心。孩子他妈轻叹一声,自从女儿出生自己就没歇过一天,不请保姆没有产假没有年休,抚养孩子简直是天大的麻烦。


上鸣电气乐此不疲,一遍一遍耐心教导:“来,小响、响——叫爸爸——爸、爸——爸爸——乖……”


小女孩直直盯着他,嘴唇突然一张一合。


“叫呀,叫爸爸嘛!”


上鸣干脆撒娇。


“……b……ba……”


上鸣电气眼前一亮,不禁为她加油提醒:“对,对呀,叫爸爸,爸、爸……”


“……ba……ba……ba……”女儿涨红圆嘟嘟的小脸,深吸一口气,可怎么就是吐不出第二个音节。上鸣电气急切盯着快要半途而废的女儿,心里暗暗为她打气:快呀,ba……ba……ba……ba……


“……ba……ba……baka(笨蛋)!”


女儿用尽全身力气,唾沫都溅到上鸣手背上,那个年轻的傻爸爸僵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自己期待已久的第一句,竟然是用作嘲讽的话语!


耳郎响香嘴里的一口茶差点溅到满地都是。


尾叶的场合


“ba……爸……爸……!”


断断续续的呼唤打断尾白夫妇的思绪,循着声源,两人惊喜发现,那是年幼的儿子第一次学会完整的句子。


“尾白君,他在叫你哦!”


叶隐透戳戳丈夫的肩膀,尾白猿夫似乎还在发愣,揉搓双眼,确定那是自家孩子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爸……爸……!”


微弱的童音此起彼伏,尾白在心中说了一声:真可爱啊,觉得全身都要融化在蜜糖里。


然后两人都发现不对劲。


“对了,尾白君,我们的小宝贝到底在哪里呀?”


叶隐蹭着丈夫的衣领。


尾白猿夫陷入沉默。


看着透明的妻子,尾白终于想起来,自家儿子的个性也是透明。


接下来,整个晚上,尾白满屋子寻找儿子的下落。


物拳的场合


物间宁人最不愿意面对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他的妻子拳藤一佳,另一位是几个月大的女儿……算了名字没想好。


物间觉得人与人的差距仿佛正弦函数的最高点和最低点,尤其是教育下一代的方式。当初A班有个阴阳眼同学叫什么来着?哦,对,轰焦冻,就是那个排行榜上常常露面的人气英雄。而他的妻子八百万百和自家妻子也是亲如姐妹,最近听说他们又生了一个女儿,一家四口其乐融融。


真是令人嫉妒啊。物间讪讪笑着,轰那家伙的臭小子和小丫头,真是赢在起跑线。“你说你啊物间,选事务所的时候为什么不能选一个知名度高的?”妻子常常苦口婆心,说白了,只是喋喋不休教育。


物间心知肚明,上一次与轰碰面,那个六岁大的臭小子一旁牵着爸爸的手,说要去上作文课,老师教了怎么写日记,他要每天记录妹妹的成长。


“这有什么好写的?”


他自己也问过,身边那个人一本正经点头,总之就是培养孩子怎样怎样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道理。你怎么不去当教育家呢?物间耸肩。


好了,撤回话题。对于自家女儿,物间真的是又爱又气。爱的方面不必说,气的是那么大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叫:那些A班的校友,人家孩子一口一个“爸爸妈妈”,女儿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嫌弃。


物间和女儿面对面坐着。


“乖乖——叫、爸、爸——”


物间宁人厚着脸皮,用生平最温和的语气循循善诱道。


女儿在沙发上爬来爬去,是不是发出“啊啊”的笑声,但就是没有反应。


物间觉得可能是自己的方式不对。


“乖乖——叫爸爸好不好?就这样,和爸爸学哦:爸、爸,爸爸——”


女儿似乎有点反应,但只是抬了一下眉毛。


物间宁人依然不死心,耐心示范道:


“爸、爸——爸——爸——”


女儿抬起头,好奇凝视他,随后,蠕动嘴唇,吃力而又清晰地发出了平生最响亮的声音:


“……嗯!”


拳藤经过客厅的时候,看见物间宁人一脸绝望地瘫倒在沙发上。


“又怎么了?”


“不……没什么……”


物间宁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这是他第一次觉得人生很失败。


——拜托,嗯什么嗯,我才是你爸!


END


评论(11)
热度(56)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