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MHA/BG向/多cp】该怎么和自己孩子解释他们是从哪儿来的(2)

#30分试卷的脑洞衍生,老套梗

#ooc属于我

#子世代私设,注意避雷

#前篇传送门

 

写在前面:时隔一年,我终于来填坑了,因为上次写的是小女孩们,这篇就想写写男孩子们的反应,总之,祝大家看的愉快!

 

常梅雨的场合

 

今天,自家儿子有点不对劲,回到家里表情都是怪怪的,脸上始终笼着一层阴影。直到吃饭时,他都没有讲一句话。

 

最先发现异常的是妈妈蛙吹梅雨,在常暗搭话之前,她俯下身去,摸了摸哭丧脸的小男孩,微笑着问:“怎么啦小宝贝?学校里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啦,和妈妈讲讲。”

 

“……”儿子沉默了半晌,似乎什么也不想说,在蛙吹鼓励的眼神下,才慢吞吞地开口,“……那个,我真的是,爸爸妈妈共同创造的吗?”

 

什么嘛,原来是幼儿园老师办的心理教育课!蛙吹松了口气,还是疑惑不解,望着面前小男孩失落的脸,她“噗嗤”一声轻笑:“对啊,小宝贝,你的可爱、帅气,全部全部是爸爸妈妈的功劳哦——”

 

“诶,原,原来是真的吗!”

 

儿子有点惊讶,吞吞吐吐带着哭腔:“那,那样的话,我们老师说,我们老师说,小孩子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诶……可是,既然是爸爸妈妈共同创造的,为,为什么我和爸爸不像呢?其他人都说我长得像你……”

 

啊,这该怎么解释呢?蛙吹耸耸肩。的确,这是不能用现在知识解决的。为了给好奇的孩子一个回复,她还是笑着拍拍他的肩:“那,这个问题你去问爸爸好不——”

 

话音未落,小男孩的身影一下子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书房里传来一个悠长的声音:“爸——爸——我是从哪里来的呀——”

 

这个问题,给小常暗有点不好回答呢。望着书房中两个熟悉的背影,蛙吹捂着嘴偷笑。

 

“为什么会想到问这个问题呢?”一旁看报纸的常暗踏阴俯下身子,小男孩的脸满是欣喜与期待,让他更加局促不安,最后只给了一个含糊的回答,“当然是,妈妈生的哦……”——糟糕,这么说有点……

 

“诶?”儿子似乎不信,转过身戳戳他背后的黑影,试图确认,“那个,黑影叔叔,是这样吗?”

 

“常,又被他难住了呢。”身后的黑影得意洋洋。常暗瞥了一眼,没有发表言论。——谁会回答这种东西啊!他默默叹了口气。

 

“嘛,小家伙,那是当然的啦——”黑影的口气中带着胜利,却又故意装著一副循循善诱的样子,小男孩更加疑惑了:“那……为什么我和爸爸一点都不像呢?”

 

气氛一下子尴尬到冰点,黑影与常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默中。

 

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啊!常暗和黑影确认过眼神,发现是一个谁都不会回答的问题。

 

 

切芦的场合

 

“爸爸,早上好!”

 

真意外呢,今早,儿子的心情就那么好,切岛锐儿郎暗暗窃喜今天终于不用把他从被窝中抓起,哪知,小家伙说的第二句话就让他傻了眼:“爸爸,我是从男装店来的还是从化妆品店来的!”

 

啥?

 

切岛确认了几遍,自己没有睡过头,然后弱弱的问:“可以……再说一遍吗?”

 

“爸爸爸爸告诉我嘛!我到底是从男装店来的还是从化妆品店来的!”儿子的语气中明显透露着不耐烦,似乎心中早就打起小算盘。切岛有点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面前的小男孩仍然不依不饶的嘟着嘴撒娇,望着他的模样,切岛忍俊不禁:这一点,跟三奈真的很像呢。最后,他实在忍不住,向一脸坏笑的小家伙问道:“你说说,你觉得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哈,爸爸你居然不知道!”儿子一脸得意,神气活现的比划着,“我是从化妆品店来的哦!”

 

“为什么,有这种说法吗!”切岛彻底被弄蒙了。

 

“那当然,这可是妈妈亲口告诉我的!”小男孩拍拍胸脯,假装是一个老师,有板有眼的讲道。

 

什么,三奈会告诉他这种事吗!切岛无言以对。

 

小家伙更加得意了,一本正经的解释:“哼哼,是这样的哦——昨天我问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妈妈说,我是她从化妆品店买满五万日元送的赠品……那个,不对,爸爸,我,我是不是有点不值钱啊……”

 

“谁让你信这些东西啊!”切岛哭笑不得,刮刮小男孩的鼻子,“嘛,这些啊,都是妈妈骗你的啦!”

 

“哼,不可能!我今天就去确认!”小家伙一脸怀疑,冲出房间。

 

 

放学后,芦户带着一脸活力的儿子回来了。儿子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一进门,便冲向厨房向切岛报告:“爸爸,我赢啦!”

 

不等切岛开口,芦户抢先一步问道:“怎么啦怎么啦,不就是路上遇到了上鸣同学,就这么开心的吗?”

 

“妈妈,你可不知道,上鸣同学是从哪里来的!”

 

这下,切岛也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了,看到一脸兴奋的儿子,心生好奇,与一旁的芦户相视一笑,继而开口:“那你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上鸣妹妹是从上鸣阿姨去的CD店送的哦,而我呢,是妈妈买化妆品送的,我是不是更值钱呀?哈哈哈!”

 

什么啊,他还真信!

 

两个人忍俊不禁。

 

 

尾叶的场合

 

尾白猿夫一回家,就与一个戴着帽子的透明人撞个满怀,刚想开口,透明人摘下帽子:“爸爸,欢迎回家!”

 

认清发出声音的是自己刚上幼儿园的儿子,尾白松了口气,结果小家伙说的第二句话让他束手无策:“爸爸,妈妈说,我是爸爸在夏日祭捞金鱼送的,这个是真的吗~!”

 

“啊?”尾白觉得自己还没睡醒,结果下一秒,穿着睡衣的妻子透和儿子一起扑了过来,然后是整齐的问候:“欢迎回来!”

 

“真是吓到我了啊你们!”没想到就这样,自己工作一天的劳累一下子就消失,尾白露出了欣慰笑容,继而蹲下身子,将妻子与孩子揽在怀中,如果有外人出现,一定会被一个抓着两件衣服笑的男子吓到——不过,他已经习惯了。

 

“回来的真晚,我和小可爱都在等你回来呢!”已为人母的叶隐透蹭了蹭衣领,还是同年轻时天真活泼,话毕,戳了戳小男孩的后背,“呐,你刚刚不是要问爸爸问题吗?说吧。”

 

“我说了嘛!我问爸爸,我是不是捞金鱼送的!”

 

“怎么会想到问这个啊?”尾白一脸不解,脸上陡然升起一抹红晕,随机应变的干笑几句,决定将错就错,“那——是当然,你是我和妈妈去夏日祭送的哦!”

 

“爸爸你说谎!”小男孩挣脱他的怀抱,蹦蹦跳跳,一边坏笑着,“爸爸一点都不诚实!”

 

“诶诶,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尾白转向透。

 

“可是,我也没和他说这句话是真的呀——”一旁的透哭笑不得,“他早就就想试探你了,他啊,早就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来的,今天呢,就是想看看你回答这个问题是到底诚不诚实咯!”

 

“啊,这样吗?!”

 

“哇,爸爸的谎言被揭穿了呢!”“没想到还是和那时一样呀——”“你们两个,可以停止了吗!”……

 

 

END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9)
热度(85)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