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恶狼游戏/洸律】没完没了的我爱你游戏

#梗来自网络,ooc

#小甜饼,很短


“喂——拖鞋洸,听见了没有,和我到图书室来——”个子娇小的少女,一脸不情愿地撇着嘴大呼小叫,扬了扬手机。

“又要干什么啊,最终的‘狼’还没确定,就要这样放松吗?”随着图书室门口轻微的“吱呀”一声,握住把手的,是那个领着手提包的青年,新村洸。他似乎还在凝神思考什么事,根本没空搭理早已不耐烦的少女,神木律。

“少废话,快陪我玩这个!”律得意洋洋的举起手机,将屏幕上的文字放大一倍,指给板着脸的洸看,“看到了没有,昨天不是和你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吗,结果我输了,伦太郎那个可恶的家伙非让我选大冒险,然后又出了这么一个难缠的题,现在好了,我总不能毁约吧……”说完,一屁股趴在地上。

“哼,说是这样没错,可是他到底要闹哪样啊?”洸瞥了一眼屏幕上的文字,忍不住冷笑一声,读了出来,“游戏由两个人共同完成……一个人说‘我爱你’……另一个人说‘再来一遍’……谁先害羞谁先笑谁就……输?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嘛,都怪那个伦太郎,还说什么其他人都这么做了我不做就是违反规则——对吧拖鞋洸,因为那家伙非要我找一个异性朋友玩,我找不到别人,只要找你了,没意见吧?”



“话说如此,可是这个游戏确定不是情侣之间的打闹吗!”洸无力吐槽,猛地揪了一下少女帽子上的猫耳,叹口气,“再说了,把我们俩认作情侣,这辈子也不可……”



“少来这套,陪我玩就是要陪我玩!”律“蹭”的一声从地上跳起来,先下手为强,“行,我先说,这下不会找到理由反驳了吧?”



“好,那就当我是乐意奉陪了。”坐在椅子上的洸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早已预测到结局,打了一个手势,“照这么说,开始啊。”



“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律深吸一口气,清清嗓子,尽量用最温和最正经的语言,小心翼翼的开口,“……我爱你。”

“声音太小了,再来一遍。”无心看着电脑的洸敲击几下键盘,冷冷开口。



“哼,你你你……我可是认真的!可是你干嘛那么敷衍啊!”律气急败坏,就像辛辛苦苦的作品最终被毁了一样,不停跺脚。

洸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眉宇间隐翳的神情分明被她捕捉。好啊,就知道这是引我上钩,就不信你,行了吧?深思熟虑过后,律再一次开口,这回,语气中明显带着胜利:“我爱你!”



“再来一遍。”



——还是那副平静至极,看惯庭前花开花落的口吻。洸似乎从未把它放在心上,这次已经漫不经心地半靠椅背,完全处于放松的状态。



好啊,拖鞋洸,你用暗渡陈仓,我就来个调虎离山!律横下心,用平生最大力气吼道:“我——爱——你!!”



“再来一遍。”洸一手撑头,脸上一点细微的表情也没有,律瞪大眼睛看了好几遍,就是无法捕风捉影。可恶,没想到这么深藏不露。她暗暗感叹,右手拳头握的更紧了。不行,不行,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一定不能输给你!看好了!



律再一次转过头,目光莫名其妙与那双平静的眼眸交汇,突然发现,蓝色的双瞳装着星辰大海,也装着她小小的身影,那抹熟悉又眷恋的深蓝,是否注意到这么一个貌似微不足道的存在,而自己,是已经贪婪的沉溺其中吗?



“那个……我……”她刚想开口,下巴骤然被一只白皙的手托起,顺着手的方向往上看,凝视自己泛红脸颊的,正是那抹再深邃不过的蓝。她有点明了,却希望那个温度停留的更久些。



“你输了。”



他轻轻的笑出声,望着面前少女一脸委屈的表情,眉头舒展许多,很久都没有今天那样愉悦过了。谢谢你啊,律。洸自言自语。



只不过,律似乎不服输,冲上前去一把就住对方的衣领:“喂喂,我才不会输呢,我刚刚只是把游戏的一部分讲给你听,还有的规则说了吗?真烦人!”



“够了,小个子,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刚刚是我先说的,这次还你了!”律双手叉腰,不屑的开口,“快点,听到了没!”



好男不与女斗。洸这么想着,姑且先让一让她,于是自顾自托着脑袋,沉吟半晌,心平气和地笑了笑:“我爱你。”



为,为什么会说的那么干脆啊!律这才明白自己棋逢对手,决定与他分庭抗礼,暗自盘算怎样让对方自投罗网,结果话语未到,表情先行,脸上立刻泛起一大片火烧云。倒是最后自己气的直跺脚,身旁那个人一脸得意:“好了小个子,这下承认你输了吧?”



“输你妹啊!狭路相逢勇者胜——”少女一脸不服气。



“但是,赢有赢规,输有输矩,耍赖可不是玩游戏的方式哦。”洸又飞速的打了几个字,“话说回来,输的人要接受惩罚吧。”



“谁这么定了,你骗人!”律气呼呼的指着洸,瞪大双眼,可又找不到驳斥的言谈,只好懊丧的撅嘴。也是,在他那么聪慧的人面前,赖账估计也是赖不了了。行吧,看来只能委曲求全,忍辱负重。律不情愿的垂下头,低低地嗫嚅道:“……你说,要惩罚我什么?”

这下轮到洸沉默不语。不过,上翘的嘴角和双眉早就暴露出心里的小算盘。律紧张而期待着,时不时瞥向他,而每一次眼神交汇,都带来心中微弱的起伏。如果说这是喜欢,那就是喜欢该多好啊。她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



洸还是没有言辞。只不过,这次放下腿上的电脑,趁对方不注意,一把俯下身子,闪电般的靠近,最终,还没等少女挣扎,一下子吻住那还在犹豫的唇。



柔软而温暖的触感一度袭来,令慌乱的律不知所措,大脑一片空白。洸却并没有停的意思,更进一步,直接占据了口腔的全部。没想到,还是挺顺从的嘛。他不由自主的笑了,直起身,拍拍律的肩,耳根莫名通红。

这次没有躲避呢。他想。



“所以……”洸最终微笑着说,“所以,律,再玩一次吧。”

END

评论(6)
热度(126)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