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跑跑姜饼人/柠橙】小幸运

#给初狛 @初狛喵—沉迷脑叶ing 的点文,希望可以喜欢



#ooc,校园pa



#很短,3000字左右



♂♀



能在雨中消磨时光是一件幸运的事。



对于柠檬饼干来说,在绵延不断的秋雨之中,没有伞意味着屋檐下孤独的等待,除非不吝惜淋湿灰白的校服。不过他习惯雨声中安然享受寂寞,静静消磨短暂的休憩时光。



低头望向手表的那一刻,冰冷的数字暗示午自修即将来临,然而不知怎地,他并不强迫自己立刻回去,似乎注定要在雨中伫立。



闭上眼的同时,想象中班主任锐利的目光刻意让所有人被自招班的威严震慑。身为物理课代表的柠檬饼干,大概是不善交流,自始至终藏在教室角落。这个中午,近似看做逃离压力的最好契机。



但现在,他内心的指使悄悄暗示,还不能走。



柳橙饼干的出现绝非偶然,正如戴望舒的雨巷中,那个结着丁香一般幽怨的姑娘,此时此刻划破他的风景。



用丁香形容柳橙似乎不大妥当,但今天少女始终留给少年一个侧影,与平日的活泼迥然不同。最先察觉这一点的是柠檬饼干敏感的神经,身为自幼相伴的青梅竹马,她的活力,她的笑容,成为他人生中精神支柱。



平心而论,两人实力不能说旗鼓相当:柠檬饼干的聪明头脑在儿时便已突显地淋漓尽致,被誉为天才的他,与孤寂和冷眼旁观相伴是家常便饭——这归结与他的个性。



与之相比,柳橙饼干的精力四射反而成为最亮眼的陪衬。他记得小学时,她成为学校女子网球队的主力,带领全体女生夺得全市第一——那天他站在观众席一角默默鼓掌,似乎她的成功就是他的幸福。



柳橙的执着与干劲,初三那年的确令他折服。她说,要与他考上同一所高中,当时他在前十,她在前两百。他只一笑了之,却没有料想这个口出狂言竟某天成为事实。



那年七月,他在自招班,她在普通班,那是世界上,至少是他们认为,比起生与死更远的距离。



重点高中不是儿戏,稍不留神变会成为万米长跑的淘汰者,尤其是自招班的学生,学习到凌晨都是家常便饭。柠檬饼干深谙此理,便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学业中,这是升入高中那么多天,第一次心平气和凝望学校的风景。



柳橙在他的身边从来没有悲伤的时刻,他将一切归咎于自己的疏忽,因此在那个背影愈发黯淡时,莫名其妙流露出自责的眼神。



他自然而然不愿意见到她的忧郁,在少女即将模糊于雨雾前,轻声呼唤她的姓名:“柳橙,要不要来避雨?”



“啊,原来是你吗!”



迎接他的是少女的答复,就像是刚刚才反应过来一般,语气中透露惊讶,就像在怀疑,怎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是啊,我也没带伞,等等吧,不要被淋湿。”



他邀她共赏秋雨,的确是难以置信的理由,不过一向不愿拒绝别人的柳橙,脸颊倏地微红,继而点点头。



很久没有这样,两人这么靠近。相互对视的瞬间还是自动逃开腼腆的目光,大雨貌似有停止的痕迹,但每个人希望时光愈来愈慢。



柠檬喜欢沉默寡言,因为无话可谈,便自顾自掏出口袋里被淋湿的魔方,随意打乱。复原。直到身旁的柳橙划破许久的沉寂:“你难道不要去午自修吗?”



“啊……暂时不想去。”



“能说出这种话来,真没有你的风格呢!”她背过身去,捂着嘴偷笑,虽然有点夸张。他清楚感受到笑声中隐藏的难过,关切地拍拍少女的肩:“没事吧,你?”



“我很好啊!”



“真的吗……你都笑出眼泪了,总不会是被淋傻了吧。”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猜测啊!”言语中仿佛在克制眼泪,柠檬饼干无所谓地“哼”了一声,径直走到她身前:“说吧,到底怎么了?”



“我?……没什么大不了的!”柳橙急切的时候就像恋爱中的少女,害羞于表达内心却迫切希望别人了解自己的感受,如同一个宝箱等待他开启,而打开它的钥匙不得而知。



柠檬饼干在试探中默默触碰少女的秀发:“都湿了啊。怎么没有想到带伞呢?”



“我怎么会知道下雨啊,毕竟——”话音未落,他直截了当反驳她的说辞:“雨从早上就未歇,你这样乱跑是会感冒的。”



“嗯……诶,我只是觉得这样很有趣!……”她急忙辩解,似乎硬要圆一个谎言,然后不攻而破。他索性不再理会少女的发言,大概是一时冲动,异常果断地将她揽进怀中:还好,周围空无一人。少年与少女仅仅相隔两件校服的距离,胸口的炽热灼灼滚烫他们前额,伴随着心跳声久久回荡在雨中。柠檬饼干想说什么,只是抽动嘴唇。



“难过吗?”



“……嗯。”柳橙终于低垂着头承认,他干脆将左手伸到少女面前,轻轻拭干眼角温热的液体。她颤抖不语,也许在感受寒冷,但更多的,他知道她慢慢舒展,呼吸轻松许多。



他静静等待少女的悲伤渐渐消弭,不经意撇向沉沉的天幕,从流动的空气分子中试图捕获一丝晴朗的气息。怀中的她突然弹开,他不知所措。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不想打扰你午自修,所以——”



“没关系,今天我们自修暂停。”他编了一个小小的谎言,反而觉得无伤大雅,似乎是理所应当。出于好奇,他小心翼翼触碰她滚烫的额头:“现在应该没事了吧。”



“没关系的,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很,厉害。”她苦笑一下,“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和你走在同一道路上,然后,考上一样优秀的大学——”她的语气中透露少女特有的憧憬,以及,失落:“可是,我无法接近你。”



“你也一样优秀。”



“拜托,哪有你那么强啦……”



“我吗?这么夸奖似乎不太适——”



“不,不啊,其实……我还有一个愿望,”柳橙扬起头郑重其事地望着他,深吸一口气继续慢慢道来,“我希望,下学期可以在你隔壁班。”



“啊,是实验班,那么加油。”他大概理清了悲伤的来龙去脉,不过凭借她的水平,只要是拼尽全力,进入实验班可能还有希望。他一边安慰着,一边轻拍她的后背,最后回应的是少女感激的答复:“谢谢。”



“不用谢。顺便……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无论什么时候。”



“那么麻烦你了,高中刚刚开始,接下来的时间也请多指教!”



“嗯,有问题可以找我。”



“我一定会考到你隔壁班的!”



“……我等你。我一直都会等。”话刚出口,他心头一紧,这种类似告白的说辞,现在可能不太适合。还好,她只是笑笑,整个人应该是好了些,至少没有刚才的冲动和低落。



“那我们一起努力!”



柠檬饼干将头深深埋在胸口,试图掩饰通红发亮的耳根,情不自禁绽放出淡淡微笑,心中不住自言自语:



原来,一直想接近我啊。



柳橙,我也……一直想接近你——





“对了,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要回去——”柳橙突然回过头,略带歉意地耸耸肩,比了一个平常最喜欢的表情,仿佛恢复活力,“对不起啦,这几天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雨快停了,我们一起走……”话音未落,鲜艳的背影骤然消失在愈来愈弱的雨的深处,不等他招呼,以全速向远方的教学楼飞奔而去。



他从未犹豫,朝少女离开的方向迈开脚步,无奈那个熟悉的身影太匆匆,还没有追寻便已经无影无踪,只剩下楼道里回荡的脚步声。



柠檬饼干站在空荡的楼梯口,伸长脖颈四处张望,怅惘着那结着丁香一般幽怨的姑娘,为何会不见踪迹。倏而,耳畔回响一个熟悉的呼唤:“下学期我一定会更接近你的!和你考到一个学校,我一直很开心!——”



“我在这里等你!”



果然是她啊。这种个性,无论在那种场合都太容易辨认。他自顾自忍俊不禁,呆呆凝望少女离去的角落,千言万语萦绕在嘴边。最后,化作一句“接下来的日子,我们一起走。”



想到这里,脸颊不知为何攀上一抹红,道不清楚是羞怯还是希冀。不过,既然决定,他们每个人都会恪守诺言,不停走下去。遇见她,着实是一件幸运的事。自己未尝不是如此?在于那双目光对视时,也控制不住脸庞上的红晕。该怎么描绘见到她的心情呢?



这种感情,现在无法详细描述,但以后有的是机会,话留给未来慢慢讲。



现在呢?



那么,现在回教室吧,还不算太晚。



柠檬饼干点点头,向自招班的大门口缓缓走去,唇畔是不易察觉的浅笑,每每浮现出她的目光,心间便悠悠荡漾。



“谢谢你啊,柳橙。”他喃喃自语,说罢,往门的方向继续走去,走去。



能在雨中消磨时光是幸运的事,能在雨中和喜欢的那个人消磨时光是最幸运的事。





END

评论(2)
热度(55)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