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做一个高雅的俗人。

【凹凸世界/卡艾比】米老头

#木木的点文 @什么都不会的溪木

#ooc,糖,师生pa,年龄操作

#很短,3000字

*

此乃开卷第一回也。

常言道,S中学生有三怕:一怕办公楼,二怕秃顶刘,三怕米老头。何谓也?办公楼乃严师出没灾区,往几个楼层转一圈,难免与尴尬偶遇;秃顶刘乃S中著名教导主任,常年佩戴老花镜,看人不从镜片下看;至于这米老头姓甚名谁,且听咱们下文分解。

米老头何许人也?此人本名卡米尔,赐号“S中校花”,年方二八,高一数学扛把子,素以严厉著称。教龄虽短,雷厉风行,不留情面,乃是高一全体学生心腹大患。关于此号来历,说法偏多,但均集中于严厉刻板两词。总而言之,第三怕相比于办公楼和秃顶刘,骇人听闻得多。

真是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久仰米老头大名的艾比第一天就撞上下马威:卡米尔阴阳差错成了班主任。得,艾比把霉运归结于欧气全都用在中考,自从看完高中数学教科书,整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个假S中学生。她开始后悔,为什么要考进这么一个学校。

印象中的卡米尔怎么说也得是个古怪呆板的老头,入学当天,艾比简直以为认错人——讲台上站的分明是大学生模样的小哥,也许是演偶像剧的流水小生走错公司。科学表明,老师越帅,学习动力越高,沉迷美颜的艾比刚想自得其乐,就被接下来的话语当头一棒:

“只要是我带的班,数学不及格的人都到办公楼领试卷做。”

艾比一低头,桌上试卷台头鲜艳的“80”看似与话中不及格无关,但仔细一想,高中数学满分一百六,只能拿一半分,也算令人绝望。毕竟她这种人眼中,开区间闭区间只不过一个直一个弯,函数只不过一条毫无美感的线,她彻底感受到数学不好在高中是怎样的体验。

屋漏偏逢连夜雨,被叫到办公室拿试卷,就是冒着在办公楼偶遇各种老师的尴尬以及迎面撞见秃顶刘的机会。都怪自己暑假没认真预习,现在什么也不会。成,认命吧。

似乎一个人运气不好,喝西北风都被呛,下课铃一响,前脚踏出教室,后方传来富有磁性,恰当的说是阴魂不散,的声音:“放学来办公室。”

不用说都知道谁。

*

艾比一天的倒霉卡都用在下午五点半,不说办公楼路遇秃顶刘因为没戴胸卡被臭骂一顿,也不说在一楼二楼兜兜转转迷路半天,光是进阴森森的数学办公室就足够渗人。真个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前两怕经历过,第三怕也不远了。艾比在数学办公室的边缘来回试探,直到门被猛地掀开,她才震惊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这是活过十几年,第一次被放鸽子。

空调少说16度,阴风阵阵侵入骨髓,扎得艾比老脸生疼,说时迟那时快,第三排办公桌冷不防窜出一个人影,吓得她差点魂飞魄散。定睛一看,桌后不是别人,正乃卡米尔本尊——

“过来。”

虽说口气像是召唤宠物狗的主人,但格外一本正经,艾比藏着一万个不情愿,表情僵硬地挪过去,不料鞋带被桌角一钩,整个人差点甩飞。

“米老……师,这么晚了叫姐——我过来有什么事吗?”话说出口刹那,她庆幸没有将他称呼为米老头,然后急忙补充一句,“试卷呢?”

结果奇了怪了,卡米尔正襟危坐,张口便是一句:“你,艾比,真的竞争进的?”

——呸,什么跟什么,问半天居然得到一个嘲讽。

艾比在心里鄙视卡米尔很久,不耐烦哼一声:“那还用说?”

“总分多少。”

“四百七。”

“五百三考四百七不错啊,数学多少。”

“……啊?”

“问你呢,一百三的卷子一百一总有吧。”

“……九十五。”

“语文?”

“一百一十五。”艾比忘不了说完这句话后,卡米尔的眼神中透露着关爱智障的气息。数学不好你奈姐何,多管闲事。

卡米尔沉吟片刻,默默不语。

“够了,姐要吃饭。”

艾比忍无可忍。

“你可以走了,不过走之前先拿着。”话毕,“嘭”,艾比双手一痛,被沉甸甸的礼物砸中:数学,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最新的,江苏卷。

“拿去做,明天查,不会问我。”卡米尔说完,毫不留情关上办公室大门。

*

米老头之赐号不是吹的,自从认识的第一天,艾比领略到高中的恐怖。她选择赌气,晚自修什么都没做,本以为万事大吉,结果神不知鬼不觉,身旁黑影一闪,冷不防回声震耳欲聋。

“谁!”

“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拿来给我看。”

眼前多了一双手,分明写着两个大字:快做。做你妹啊,姐一个都不会。艾比心中暗骂,倔强耿直脖颈:“没做!”

“你再说?”

“真没做,谁写那种东西!”

艾比梗直脖子,摆出一副倔脾气。不料话音刚落,脖颈一凉,全身悬在半空中,任凭踢腿挣扎,那人就不松手。全班同学都围过来,干什么?鼓掌。

那是艾比平生最尴尬的时刻。

据说晚自修结束后,她被拎进办公室,在卡米尔雪亮的目光中开夜工,硬是写完自己都看不懂的偶函数。

*

几乎每个学生都有这样经历,暗地给老师起外号,卡米尔难逃一劫。除去米老头,后起之秀架势盖过前一个:面瘫矮子。

创造者艾比恰恰抓住把柄:一,天天摆一副苦瓜脸,云淡风轻,写人物分析比登天还难。二,最主要的,矮,虽然比本人略胜一筹,依然是津津乐道的对象。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鬼知道卡米尔从哪个地方得到一手消息,先在班里提几句,又请艾比喝茶。

“拜托,面……卡米尔老师,为什么非说外号是我起的不可?”

“不是你是谁。”

艾比的后脑勺被敲了一下。

“真不是我,老师,我先走一步。”

“慢着。”

迎接她的居然不是腥风血雨,够意外的,更费解的是请她喝茶真的只是喝茶。

卡米尔递过一杯一点点的四季奶绿,大杯,去冰,七分糖:“喝。”

艾比打量好几眼。

“没毒,喝。”

卡米尔一手捏吸管猛地一戳,往管口吹。师让生喝,何乐不为?艾比视死如归,没想到半杯下肚,味道竟该死的甜美。

“没想到嘛,你也好这口。”

艾比悻悻道。

“喝,多喝点,外卖送的。”

艾比差点把奶茶喷出去,卡米尔幸灾乐祸,幽幽来了句:“我自己买的,喝不下,送你。”

“咱不聊?”

“还能说啥,给我起这一个外号,说明我们关系不错,挺开心的,特地找了你,一起聚聚,顺便喝茶庆祝庆祝增进感情。”

“真不是我。”

艾比长舒一口,心里来了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当然只是臆想,毕竟一个月燃烧的卡路里又回来了。

“味道怎样。”

“甜。”艾比抹抹嘴。

“多喝点,全喝完。”卡米尔拍拍她的肩,“你又瘦又小的,补充点能量,这几天风大。”

“那你咋不喝,你更矮……?”

完了,说漏嘴,不打自招。

卡米尔摆出“风太大我听不清”的表情:“没事,你喝,这种奶茶即使喝一万杯你都是闪电。”

嗬,还帮我减肥成功!

“慷慨!真没骗我?”

“原谅你了,以后我请客,随便喝。”

艾比一乐,仰脖,吨吨着只把奶茶喝了见底,心满意足,成,今天扯平,不用吃竹笋炒肉了。走出办公室,同学全围上来,她足足秀了几天几夜。

后来艾比在校园电脑上,查到最小的闪电,直径都是五米。

从此艾比再也没喝过卡米尔的奶茶。

*

不知哪个同学从哪本书看到“师友之谊”四字,顺水推舟称呼卡米尔和艾比的关系。有时艾比自己都糊涂,和那个不正经的老师到底什么感情。

最后她自己打开那个同学看的那本书,把被称为“师友之谊”的两位男性关系前前后后梳理一遍,发现他们的感情其实不可描述。

艾比觉得那些人总误会了什么。

我不是我不是我没有,她把那本书重重摔到地上。

*

米老头布置作业别具一格。

比如吧,才学完指数函数,别的老师,练习册的题,他,直接扒高考真题卷,整套考,批分,成绩贴黑板报。

艾比在轮番考试后彻底沦为废人。本来一个周练够虐七天,现在额外考试简直是双份快乐。连续被摩擦两个星期,卡米尔不再手拿一叠试卷突然闯入教室,她反而不习惯。

艾比被叫进办公室。

“干啥?”

“你认为干什么?数学又是毫无起色。”

“切,姐就不喜欢咋了!……”

艾比开始牢骚。

“再说一遍。”

面瘫米老头,在线瞪人。

“……姐就不喜欢咋了!”

话有些没底气。

“……行,不喜欢是吧。”

卡米尔居然如此宽容,只是叹息一声:“不强求你,爱怎样怎样。”说完,直起身头也不回走出办公室,留下不明所以的艾比呆呆站在办公桌前。

*

从此卡米尔再也没盯艾比做五三,没留意她的考试成绩,没买奶茶给她喝。

艾比觉得自己被孤立了,心里空空落落少了点什么。

后来她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过了就不再回来。当然,大哭一场后,她觉得自己的眼泪不值。电视剧里怎么演?女主被渣男抛弃,干什么赢得尊严?努力呗,还能怎样。

艾比想起遗忘在角落的五三,翻开第一页,赫然发现米老头的真迹:

“学不好数学的女孩,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封面上还残留他为她题的一句话:

“数学的女孩永不低头,破折号,我不是数学,谢谢。”

艾比失神望着,竟然足足大笑几分钟。

*

艾比破天荒,160的试卷得了一百四,一家人欢呼雀跃邀请卡米尔喝喜酒。父母握着他的手感激涕零,他只笑笑不说话。

后来才知道,那次的离别只是激将法,卡米尔为拾起艾比的自尊心,故意不理不睬。

据说艾比听见那个消息,气的嘴里的一点点四季奶绿都喷了出来。不过,重拾旧山河,这感觉,真香。

艾比发现并不存在什么不想学不喜欢就学不好的事物,只要心中有个动力,总能一跃而起。比如,追一个心仪男生,再比如,打一个“敌人”的脸。

当天卡米尔请艾比喝了五杯波霸奶茶,七分糖那种,看着女孩心满意足大快朵颐,怜爱地揉揉她的头发:“怎么?不想做闪电?”

“管这么多?人生得意须尽欢!”

“还怕吗?”

“怕啥?”

“数学啊。”

“naive。”

艾比夸张地摇头,不忘秀了一句英语。

“说实话,艾比,你很聪明。”

“头一次听见你夸我。”

“得饶人处且饶人。”

“比如?”

“换个称呼叫我。”

“……米老头。”

“不行。”

“面瘫矮子。”

“不行——你不会喊老师两字吗?”

艾比撑着头,双唇一抿,故意开玩笑的眨眼,一字一句道:

“不、可、以。”

然后,还是打住,在卡米尔一脸失落的眼神中,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

“卡米尔老师!”

*

常言道,S中学生有三怕:一怕办公楼,二怕秃顶刘,三怕米老头。

艾比觉得,今天不把“三怕米老头”五个字划去,也亏卡米尔请自己喝了那么多奶茶。

END

评论(7)
热度(35)
© 碱式碳酸怜-开学长弧中 | Powered by LOFTER